您的位置: 您的位置: 主页 > 媒体广告 > KA开发电子埃及艳后-曾光明:传统媒体和门户们,别一个个都学今日头条搞个性分发了

KA开发电子埃及艳后-曾光明:传统媒体和门户们,别一个个都学今日头条搞个性分发了

钛媒体注意:今天的头条从一个被媒体广泛争议的“搬运工”变成了BAT梦寐以求的移动流量门户。用户数量在上升,估值也在一路攀升。现在,数百亿美元的“创业公司”足以成为市场上许多企业的模仿对象。传统媒体和传统门户都推送“个性化推荐”。

然而,这种热流真的可以持续吗?真的有价值吗?

在传统媒体时代,他是南方部的主编。在门户时代,网易执行副总编曾光明现在正转向一个新的短视频平台——Aauto Speeter。他认为,平面媒体、门户媒体等传统媒体可以循着“窗口”搭建人工智能、个性化的内容分发平台,战术上可以,战略上不行。

以下是曾光明对钛媒的独家贡献全文。文章原标题为:《个性化内容分发——传统媒体的可为与不可为》,钛媒略编:

如今,不同形式的媒体相互碰撞,内容相互融合。传统媒体也开始寻求新的商业路径。然而,今天的头条和其他新媒体形式的成功让传统媒体瞥见了内容分发的甜蜜。很多媒体公司都在想方设法的在内容发布上卡住,但是都经历了很多阻碍。为什么?

纵观传统媒体的运营,我们往往可以观察到以下问题:

最常见最致命的就是战略决策失误,整个游戏都输了。战略失误是由于决策者对行业了解不够,不具备高级决策能力。媒体是一个需要极高专业知识和长期决心的行业。如果犯了战略错误,往往需要2-3年。可以说重大决策失误是致命的。

一些媒体操作,虽然战略上是正确的,但在战术步骤上也会出错。这种情况常见于成功的决策者进入不熟悉的领域。他们虽然准确判断了行业的大方向,但对业务不熟悉,对具体业务步骤判断失误,导致看热闹,实际效果差,战术失误。

但有些媒体,在正确的战略战术判断下,还是因为时机不对或者缺乏客观条件而失败。媒体决策有长期和窗口期,时间过去了再做也没用。同样,即使战略战术选择正确,企业也没有客观条件,坚持上马也不会高兴。

“个性化内容分发”已经成为当今媒体行业的热门话题。对于传统媒体(包括平面媒体和门户媒体),是否有可能搭建一个人工智能/个性化的内容发布平台?

战术上可以,战略上不行。

有人说个性化内容成了媒体的标准,不严谨。内容个性化确实成为了媒体发展的普遍趋势,但效果好坏差距很大。同样的搜索,Google搜索和其他搜索几乎有本质的区别。当然,作为一个媒体的基本功能,你必须提供个性化的内容,这只是好坏之分。这就是所谓的“战术可行性”。

然而,一旦传统媒体将个性化内容分发作为企业战略,它将是一个死胡同。做出这种决定的大多数媒体公司都没有意识到个性化内容分发架构的技术难度。

个性化内容,AI,或者搜索。在过去的20年里,谷歌做得最好。虽然其他搜索层出不穷,但与谷歌相比,却发现远远落后。百度搜索后,有点抵触;今天的头条,这几年势头越来越大,表现也不错。所以,传媒企业会有一个想法:也许我们能做到?

要做好人工智能,媒体必须具备两个要素:——。一个是建筑,一个是工程。

架构决定算法的性能。算法架构就像一个大坝的设计图。谷歌设计了一个195米高的大坝,百度设计了一个150米高的大坝,其他的大坝大概都在120米以下,有的只有40米。不成熟的结构,如不够高的大坝,必须有有限的水量

算法架构一直是人工智能的一大障碍。百度的算法团队和谷歌关系很大,头条团队和百度关系很大。也就是说,虽然整个地球都在研究人工智能20年了,但几乎只有一个团队和一条线,做出成绩——并决心做出更好的算法架构的企业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能成为另一个赢家。

其实没有技术基因的传媒企业基本上是不可能进行技术改造的。这也是为什么传媒企业愿意争取高薪高职生的最好的工程师,因为这样的优秀工程师是不可替代的,肯定会赚更多的钱。所有有才华的决策者都知道这个道理,但唯一的问题是,我们很难分辨哪个工程师值这么多钱,大胆地用人也不容易。

如果人工智能只需要架构和人才,媒体还是可以碰运气:万一我正好有个高手呢?如果我恰好有一个好的架构呢?买好的建筑怎么办?可惜除了优秀的架构,人工智能还是一整套项目,这就决定了这种侥幸心理永远无法成立。

大坝只有一个不能止水的框架,还得用水泥堆起来。人工智能的项目是运行数据。谷歌跑了20年,百度跑了10多年,更好的企业至少跑了5年。数据越多,性能越好。也就是说,如果一家媒体把今天的头条作为对手,即使它今天拿到了谷歌的算法架构,也要最早运行三年的数据才能达到今天头条的性能。到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内容分发市场是否已经发展或者发展到什么程度。早些时候,张一鸣说,不要把今天的头条当成竞争对手,而是把其他新技术产品当成竞争对手,这就是他的意思。

当然,一个企业如果有实力,一定要突破这个技术,但也不是不可能。无非就是花十倍的钱去招最优秀的人,用三倍五倍的投入去追赶数据。也可能是一年半。成为内容分发领域的竞争对手——也只是那一天。

,可能你会发现亏的钱比赚的钱多好多倍,而这个市场已经差不多走到尽头,你也丧失了本来其他的可能性,此时,你也许应该问自己一句:

“做这一切,我是为了什么?”(本文独家首发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介绍:曾光明:快手科技合伙人、首席内容官,资深传媒人,前网易传媒常务副总编辑,曾在《南方都市报》、《周末画报》、《新快报》、《足球报》等多家媒体任职,曾创办《明星bigstar》、《OK!》、《1626》等多本报刊】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